第03版:社会新闻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一堂生动的思想教育课
———访老将军何宏熙

  在复兴岛环境清幽的舟山警备区上海干休所内,记者采访了曾任舟山要塞区副政委的何宏熙将军。已近80高龄的老将军身子骨依然很硬朗,头发虽显斑白,但却红光满面、精神饱满。一举手、一投足之间流露出军人的严谨与长者的和蔼可亲。听老将军朴实却不乏全动地叙述他的军人全涯,让我感觉仿佛上了一堂全动的思想教育课。

  “新四军就是共产党”

  与将军的交谈很自然地从他的入伍开始。“我1925年出生于安徽芜湖,1945年2月抗战末期当的兵。为什么会参军?老实说是被逼出来的。“对于自己参军的理由,老将军显得很直白。

  “抗日战争爆发之前,我在省里开办的初中念过1年书,学的是三字经、百家姓,那时读书可不像现在,读完初中读高中,往往是什么时间有空才能去读书,丰收时节家里忙的话要帮着干农活。忙完一段有了空才去读书,有时还要读夜书。苦虽苦了点,但我读得挺来劲。不过我语文读不好,数学倒还不错。”说起读书,老将军显露出向往与得意的神情。

  “可到了抗日战争开始后,兵荒马乱的。日本人常来攻击,我们先是逃到山区里读书,山区里他们不来。但随着战事的发展,国民党常来抽壮丁,书也念不下去了,找工作挣钱养家更是不可能的。我想着与其被抓走,不如参加新四军。”老将军没有料到,他这一想就为之后的新中国“想”出了一名优秀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。

  “国民党时,自家一担粮只能留下六成,要给军队拿去四成。而共产党是好人,不抢百姓的粮食,更不打人。我们不懂什么大道理,也不清楚共产党到底是谁,就知道新四军不打人就是好,也就稀里糊涂地认为新四军就是共产党了,于是就在1945年抗战末期参加了新四军。”说到这,老将军笑了笑,“就因为当时我对共产党朦朦胧胧的了解,还闹出过个不小的笑话呢。”

  “那是1946年,我参军1年多后的事”,老将军回忆道,“有一天,指导员忽然跑来让我入党。我觉得挺纳闷,我不是已经参加了新四军嘛,新四军不就是党员吗?我已经是共产党了,为啥还要再入呢?”就因为这一句话,老将军被认为是思想觉悟不高。后来又因1946年共产党同国民党和平谈判,军队

  停止发展党员半年,何宏熙入党的事也就耽搁了下来。对此老将军不无遗憾,但更多的是以豁达、宽容之心对待这份小小的遗憾。

  “新四军就是共产党”这样的话,在今天看来确实有些好笑,而在当时这朴实无华的语言却道出了广大人民百姓的心声。当时在共产党领导下组编而成的新四军队伍不仅骁勇善战,更是纪律严明,与人民群众鱼水情深。在新四军队伍中的共产党人更是折射出党员的光辉形象与革命本色,带领新四军队伍不断前进。难怪老将军会发出“新四军就是共产党”这样的感叹。

  (陈悦乐)  (未完待续)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综合新闻
   第03版:社会新闻
   第04版:副刊
赵师傅为盲人党员送学上门
民宅养鸽扰近邻
居委干部、社区工作站一线人员接受免费体检
大学生与社区学子谈经验话未来
七月:刑事案件发案率比去年同期下降
一堂生动的思想教育课
杨浦时报社会新闻03一堂生动的思想教育课 2005-08-19 2 2005年08月19日 星期五